關於部落格
不散不見
  • 1912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5

    追蹤人氣

[情書] 台北現在13度 *Soul mate 限定 1228

  我決定就把這當做情書來寫了。      我說,因為我知道自己希望怎樣被愛,所以我知道怎麼去愛人。   我就是學著這樣做人,做一個「值得」的人。      心理學上來說,六分鐘會決定一個人的第一印象。我的話則是決定這個人在下一步我可以向他坦承到什麼程度,我甚麼事都可以告訴你,或者我們只談談表層的事情。   我覺得小笛可以,我可以把我的光明到影子,全部分享給你。   有句話說,所有擁有光明的人身後,都有其陰影。我有認為夜夜或其他朋友無法承受的陰影,但我覺得小笛可以。為什麼呢?   那是,我這個人的直覺。   真的,覺得可以一直聊下去。   雖然,我仍舊不信任永遠。   但是,我想知道會有怎樣的但是。     我傳簡訊給我老友,我說:   「這不是激情,也不是相互依賴。我想我可能遇到對的人了。你知道,我要的是甚麼。」   我一見鍾情過,我沒有告白成功,而且我知道她不愛我,即使我們在一起也不可能幸福,那種激情只會逼我自己不斷付出,最後失去所有。這段瘋狂的心情確實愚昧的存在過,留給我一個深深的傷口。老友說:「失去的不一定曾經擁有」   的確,我沒有擁有過。甚至可以殘酷的說,從頭到尾都是我的自作多情。   但我學到了的東西,是我擁有的。一年之前沒有的自我,已經確時的建立起來了。我感謝,感謝有這樣的陰影造就了現在的我。我還沒有勇氣向所有人坦然表達這件事,因為對我來說,這就是傷,這就是痛。這不是所有人都有力量承擔的。   我是靠著朋友的支持站穩,但是她不願意讓我擔心,我受盡她的關愛,我們讓彼此無奈、無力。關於夜夜也說過了很多,我願意給她依靠,讓她去領悟一些事情。   問題是,長遠來看,這樣不是辦法。互相依靠的時候,不是可不可能,而是必然。   當有一方撐不住的時候,怎麼辦?      因為這樣,那陣子老是被老友大人罵禍水。   她罵我說:「我不殺伯仁,伯仁卻會因我而死」   我可以很溫柔,而且我知道自己希望得到怎樣的溫柔,所以我會以那樣的溫柔去待人。   我要的是甚麼。   我的希望,本質很簡單,「幸福」。   我不會傷人,不會吵架;千萬別踩爆我那過深的底線,千萬別找我吵架。   我愛我在乎的一切,我可以一個人好好活著。   我要的是甚麼。   我希望遇到一個真正心靈契合,能夠懂我的人。   我是我,你是你,而我們是我們。   很難,也很簡單。         男人頭腦笨拙,女人心思複雜。   我住在B612小行星,我的鄰居只有玫瑰和小王子。   百分之八十的雙性戀說,是從那部《金魚的記憶》學來的。   我跟我們家男人說,我是相信一見鍾情的。   遇見台中這群朋友也不過是半年再多一點點的事。   把一個月當兩個月過。真正在乎一個人,光靠時間是無法去定義那樣的情感的。   最喜歡《花吃》第三段她們在一起,那樣無可比擬的氛圍。   和其他片段相比,有一種「任性和依賴」被其他更重要的東西替代掉了。      我和小笛只見兩次面。   我們沒有打算把彼此綁在一起,沒有相互依賴的打算。   好像甚麼也沒有,因為甚麼都很自然。   只是,某個部分確確實的契合住了,而已。   為什麼?   這種時候,說我不知道是騙人的。   我覺得小笛知道。      小笛,你是我希望遇到的那個人嗎?   我問我自己,也想問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