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不散不見
  • 1902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父親]存在於世界各地,無論在何處都發揮著同樣的機能 0407

以不同型態顯現,並散發著不同的氣味. 在「父親」缺位的世界裏,被放逐到沒有地圖沒有指標、沒有革命綱領、沒有政治的正確行為規範手冊等這樣一種一無所有的狀態中,儘管如此,我們能否在這樣的狀態下成就「某種善的事物」? 「是啊.我借了他的身體.你都知道的很清楚啊?」 「從一半開始.」我說.「起先還不知道呢.」 美妙的故事能夠滲透人的心靈,並牢牢地存留在那哩,但對於他和並不美妙的故事在功能和構造上有著怎樣的不同,卻是無法用言語來解釋的. 「自己是和眾人在一起、即時分享著某種東西」的虛擬共時感. 「感受性的受難」 既沒有感謝,亦無報酬.這種「哨兵」似的工作卻必須有人來承擔. 世界上有兩種人,一種認為「既然總有人做,那就讓我來吧」的人,另一種是認為「因為總有人做,那肯定就有誰會去做吧」的人. 「守望者」便是由地一種人所扮演的角色. 只要不時有人站出來,舉手宣稱「啊,由我來做吧」,那麼,人類的秩序就能夠好歹維持下去. 過去必定出現過這樣的人,所以人類世界的秩序才得以保持至今. 將來也必然會出現這樣的人,所以暗裡說,人類世界的秩序是能夠維持下去的. 「存在的事物因其存在兒已經成了特殊之物,而唯有不存在的事物才可能成為普遍之物.」 現實中能遇見的,僅僅是「無能的神」、「受傷的預言家」、「被砍頭的王」、「失去效用的『神的無形之手』」、「軟弱的父親」、「壓抑的革命黨派」等「父親的仿造品」而已. 在沒有通用的「善惡」標準的世界裏實施「善行」. 在沒有絕對的「對錯」標準的世界裏履行「正義」. 誰都知道這是一項令人絕望的困難工作. 然而,我願意相信,世界上多數人都共同擁有一種感覺,即使現在自己正面對著上述那種令人絕望的困難工作. 「後來你得救了嗎?」 「得救了啊.」老鼠安靜地說. 自己處於無論在時間或空間都無限延伸的網路之中,因為自己得存在而使「某物」與「某物」連接在一起. 如果自己不復存在,那麼那種「連接」就很可能戛然中斷,所以趁著自己還活著持,要力爭這種「連接」,即使離開自己也能照樣發揮作用...... 而這不就是「靈魂成長」嗎? 從現實角度來說,我們每一個人遲早都會「不復存在」. 獨自包攬工作的人就是這樣,試圖透過「我一步在,大夥就會頭疼」的狀況來確認自己存在的理由. 以「自己不在之時他人所感覺到的缺乏感」來既涼自己存在的確切性,這對人類而言無疑是一種誘惑. 「即使我不在,大夥兒也沒關係.因為早已『連接』上了. 為了不讓任何人因為我的不在而為難,是先把一切都「連接」妥當,於是週圍的人們在我離開後的一日也能像我在時一樣愉快生活. 我想成為這樣的人. 「死者逝去已經不在人世,所以與我們無關」之類天真想法的人,終究是與文學和哲學無緣的. 現象作為「某種東西」的現象恰恰不是說顯現自身,而是說透過顯現的某種東西呈報初不顯現的某種東西.現象是一種不顯現. 「什麼自信之人,那樣的人根本沒有,有的不過是能夠裝出自信的人.」 即使別人死了,我也是不會死的. 我們所使用的言語,決定性地規定了我們對事物的感受方式及思考方式. 展現在我們面前的世界,本質上是一種「類比」連續體. 我們按照各種語言進行「類比性」分段,把沒有「節縫」的世界裏解為彷彿一開始就有「節縫」一樣. 給世界進行「分節」的,就是我們所使用的語言. 「引發食欲的評論」 不過世上那種毫無裏由的惡意,卻多得像山一樣. 我沒辦法了解,你一定也無法了解. 但那確實存在,而且或許可以說是包圍在我們四周呢. 所謂家庭終究只是暫定性的制度. 並不是絕對的東西,也不是確定的東西. 說明白一點,那是一種會過去的,不斷在變遷的東西. 而且藉著認清那暫定性的危險,家庭才能有彈性地柔軟吸收家庭成員各自的自我. 如果沒有這個的話,那麼所謂的家庭也只不過是無意義的僵硬幻想而已. *錢包鑰匙悠遊卡錢,關上鐵門的剎那,我想著 *是村上春樹的關係,還是真的沒睡好,不知道 *用自動筆開門 *覺得翻譯是一種很厲害的職業 *要挑戰西方語言的邏輯性,很疲憊 *為什麼現在式不是現在式了,為什麼結果要在前面,那些規則 *中文有的規則,現在還適用多少 *想起我的國文還沒重修 *在夢裡也在和電腦戰爭 *這個是夥伴也是敵人的傢伙 *突然驚覺又只剩下自己一個人了 *有什麼不好嗎?其實不會,大概 *失神恍惚到某種程度 *領了錢,按錯金額,拿了錢,忘了提款卡 *只有自己可以罵自己蠢,傻和笨 *秘書,覺得很需要,從三月中過後我根本搞不清楚今天幾月幾日 *只記得要做什麼,什麼還沒做,什麼該做,然後呢,不是很清楚 *會帶給別人壓力嗎,摸著良心說,我覺得會 *然後,我不想改,改了之後還是我嗎? *對不起,我就是喜歡去思考那些麻煩惹人厭的哲學問題 *而且,我的道歉從來不真心誠意 *那是一種變相的不承認錯誤,我很清楚 *相處了二十年,我太了解自己驕傲任性不妥協的那個部分 *亞里斯多德說,人類是政治的動物 *像才能那種東西,即使不想承認,心裡也很清楚,有些東西是很難改變的 *如果不想那樣,就只能繼續拼命掙扎了,覺得刺痛,難免 *想聽稍微吵鬧的歌,放起了NANA的配樂 *陳綺貞的某段Live裏,有歌迷大喊著「陳綺貞,我愛你!」 *「證明給我看啊.」她說. *證明,一個人也沒問題 *證明,一個人也很快樂 *證明,沒問題我可以的 *要說再見的時候,還是再見吧 *覆蓋五百度的世界,我今天沒有心情關心你好不好 *所有人爭論的東西我就是沒有太大的興致 *還沒開過海角七號,艋舺,阿凡達,臉書.... *這個討人厭的地方,就是我對村上春樹感到共鳴的其中一個點 *去一個自己想待的地方,沉沒在文字和咖啡裡,選擇溺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