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不散不見
  • 191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5

    追蹤人氣

從《台北星期天》Pinoy Sunday 看新移民文化

  禮拜天上午十點整。   打從走出桃園火車站開始,耳邊的中文忽然間變得含糊不清,取而代之的是由非中文、非台語也不是英文的語言盤據在週遭,轟隆作響。終於在等待區的座位上找到落腳的地方,仔細觀察周遭,才驚覺瘋狂的人潮裡,滲透般地充斥著新移民的身影,而氣氛也開始有意識地逐漸開始不切實際。而便利商店的歡迎口號和火車站裡的廣播拼命的嘶吼,好像只是為了證明中文仍然存在。   曾經聽聞過一則報導。   很多被稱為「外籍新娘」的外籍女性,到台灣地居好幾年,甚至有了孩子之後,大家仍稱呼她們為「外籍新娘」。她們以開玩笑的口吻說:「早就已經不是新娘了。還稱呼我們新娘。」那樣個稱呼,雖然只是習慣,但無論是字面上或感官上,無可避免地,都有把一個被劃分在這個稱呼上的族群,隔絕出這個社會文化的排異情感。而我們都知道,「外勞」是「外籍勞工」的簡稱。簡單地分析這個詞彙。很單純地是用來稱呼那些來到台灣以勞力為生的外國人。   真的,只有這樣?   那麼,接下來我們來做一個簡單的小實驗。   請把「外國人」、「外籍人士」、「外籍勞工」、「外勞」、「外籍新娘」、「新移民」循環朗誦上十回,感受一下其中的感官差異。   台北星期天的馬諾奧,在一幕橋下的場景裡。主角之一的馬諾奧很怕狗,為了拜託老鄉迪艾斯把狗趕走,不惜從柔情攻勢,直到動用言語攻擊。   沒錯,你是一個廢物、廢物、廢物,沒用的傢伙、沒用、沒用、沒用,害怕沒辦法待在這裡,害怕被強制遣返,那是因為你沒辦法在這裡混,更是因為也沒辦法在故鄉混下去。   穿越桃園火車站後站的地下道,像是通往另一個世界似的。   「超越所謂許多的」純正深邃的臉孔,以理所當然的姿態在這裡「生活」。 一路上招牌的文字是一種類似暗號似的符碼,分不出是泰文、菲律賓文、印尼文還是越南文,好不容易出現中文則變成小小的註解。小小的唱片行兼賣雜貨,兩排商品架上,展示著各種「當地的」歌星、演員、戲劇。樓房的縫隙裡,不時傳出陌生語言的歌聲。客如潮水的異國小吃店,客人們突然齊聲歡呼。   要形容我們一群人感受,簡單說就像整條街上唯一的那家7-11的狀況相似。   離開家鄉來到這裡的理由,總是簡單的。   因為希望有更好的生活,只是、還是或就是,不得已。   迪艾斯,總是時刻掛念老家的妻小,因此畏懼因為趕不上門禁時間或是犯了錯而遭到強制遣返回國。   馬諾奧,夢想著能擁有一張沙發,下工之後在宿舍的頂樓,在沙發上一手環繞著女友的肩,看著星空,暢飲台啤。   那是一種名義上的冒險。包含著一些小小的現實、小小的勇敢、小小的想像、小小的憂鬱、小小的瘋狂、小小的快樂、小小的不安、小小的那些小小的什麼… 這一次我們帶著的是名為「採訪新移民」的名義。體會了什麼是整條街上唯一的7-11。 而這些人們也同樣各自帶著些什麼,在這片土地上冒險。成為台灣某一條街上唯一的「印尼之星」。 爾後,會不會有一天。「外籍新娘」不再是「外籍新娘」、「外籍勞工」不再是「外籍勞工」而「新移民」不再是「新移民」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