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不散不見
  • 1902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關於《電影裡的台北,我們的台北》

  在台灣基於各種因素,製片方式沒辦法像歐美那樣大製作,因此變通的方式,就是採取精緻路線。那種精緻,變成一種無法被取代的魅力。無法被壯烈特效和國際巨星所取代的地方特色。最近台北市府為了鼓勵城市推銷,大手筆的贊助下,許多小品式的台北電影,如雨後春筍般,從年初開始便陸續出頭。到現在即將春末夏初的季節,更是乘著台北電影節的腳步,再登高峰。   基本上我是一個過份挑食的觀眾。一眼看過去很明顯是大魔王vs英雄式的電影,絕對不看。「難」追女或灰姑娘式的電影,不想看。世界毀滅、主角受難、不治之症纏身,看不下去。懸疑恐怖、噴血、分屍、身首異處,對不起,我真的不敢看 。以這樣狹小的食量,國片卻幾乎成為我的主食。我對這一兩年的國片的評價是,美,而且是很美。可以嫌我無聊,但一部片我真的可以看上五六遍不嫌膩,甚至在之中不斷再找到新的引線。   現在,我們回到台北這個城市,這個議題上。   台北,是一個怎樣的城市?   抬頭會看見101,越接近它,就會越來越高大。   有一點浪漫,有一點徬徨,偶爾會突然地歇斯底里,而有時候是很緊張的。但實際上,卻是在一種待破壞規矩裡的日常。我們無自覺地在那些過分平凡的台北裡,費盡心思只為了找到一點不平凡。悶騷地沾沾自喜。   電影以一種感官上的詮釋,表現出電影裡的台北。藉由電影,我們重新以另一個視角,審思我們的台北,和心中的台北。大家開始注意到自己也是生存在一個活的城市裡,他應該是甚麼樣子?他會是甚麼樣子?   看完那些高票房的熱門電影之後,觀眾們一走出電影院,很即時性地便會開始喋喋不休的討論著,情節、深度、特效、演員的問題,重點是,好不好看的問題,立刻會傳遍週遭,像森林大火一樣狂燒過一兩個月,直到電影下檔,火焰也就跟著消聲匿跡。   這幾個禮拜像去參拜似地進戲院,一連看了《一頁台北》和《台北星期天》。發生一種有點奇怪的狀況。一般來說,出現本片結束的字樣之後,片尾曲徐徐的播放,腦中理論上會擁現出一連串稱之為心得感想的東西。但是,沒有,什麼也沒有,直到片尾曲撥放結束,習慣電影院外的亮度之後,還是什麼也沒有出現。就像過去丟石塊會激起水花,但卻突然連個水波也沒見著個影子。   你沒辦法判斷好不好看,不過絕對不是偏向難看那邊。原因是,你並沒有辦法把它當作電影看。朋友說,感覺就像搭公車時,不小心聽間鄰座的乘客在閒話家常一樣,不可能去評斷那樣在身邊發生的日常事件,究竟算好看還是不好看。   另一種解釋是,所謂的「移情作用」。   無論是那個在生活中習以為常的風景,或是那些街頭巷尾的小小人物,都讓觀眾忽然驚覺,那些平凡因為電影這個媒介,很具體得不平凡了起來。   紅色沙發被撞飛的場景,離家近到不可思議。   朵兒咖啡館竟然就在走路可以走到的地方。   每天,每天,總是在捷運裡穿梭來去。   一想到。原來,那些都曾經發生在很近的地方。就足以會心一笑。   電影裡的台北,很巧妙地在我們的台北身上,加註了新的美好。    我愛台北。我愛國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