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不散不見
  • 1902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今天。 0525

  如果能坦率的接受自己真是沒用啊,那也算是一種過人的資質吧。要是讓自己變得不是自己的話,我就不會那麼收斂了。這種情況很少發生,但確實發生過。   神明那樣的存在,就表示著有一個人類永遠達不到或者極端難以完成的完美境界。因此,我們種種的愚蠢,才能得到一個正當的藉口。   如果相信神的話,還可以把神關起來,任何事情都可以當作沒發生過。   不相信神,甚至連自己也沒辦法老實地相信,哈哈,到底該怎麼辦才好?         那種沒有肩帶的禮服,還是要露個半胸比較好看。   或者,乾脆就別露。一片平的膚色下面多出兩顆球,真的有點怪。   我比較喜歡那種露背或露胸的比較性感。   旗袍?   像藝妓那種露出脖子線條,就超棒的!   喔。   喔什麼,你穿禮服的話就絕對不會掉下來。   會裂開吧?         這個你還要不要?   乍看之下我還以為是國小時第一次被刊在報紙上的文章。那篇被刊在國語日報上,國小學生用一兩百字嘲諷教育部想要把注音符號改成羅馬拼音的新政。   不過這些是國中畢業時,最後沒派上用場的推甄附件,以前校刊或輔導室的期刊上面印下來的文章。我的文章。   現在看來,我忽然明白為什麼了。為什麼這種東西不像是國中生寫的。   沒有花草樹木,沒有成語,沒有「有人說」,沒有長篇大論。   沒有像是名詞解釋般的開頭,沒有國文課本上的完美修辭。         總是習慣再熟悉的世界打轉,   無數的腳步向前,   擁擠、阻塞,   唯一能做的就是跟著足跡,走下去。   老是猶豫不決,   別人告誡過你的,   這樣做不成大事業。   國小、國中、高中、大學、研究所…   小考、大考、段考、複習考、模擬考…   一路走著,   未來的事總會有安排和計畫地進行下去。   那個曾經待過的世界裡,表格劃分出的分數就是每天生存的指標,起伏的名次是你在大人眼裡的階級,每天詛咒教育部長和教育體制是一種娛樂,應付怕你想不開對你死纏爛打的輔導老師…其他,我不記得了。   什麼時候開始討厭有人死在筆下也討厭得重病努力向上的情節,討厭墳墓、黑暗、血流成河…陷在自己的影子裡,遲早有一天會忘記自己長什麼樣子。   瘋狂的時代,我們用電力綑綁彼此,讓人覺得無路可逃。   躲藏,逃竄。而人都是希望能被鬼抓住的。   我們。都只是在享受那個被找到的刺激感。   有預感要是從五月病裡醒來,一定又會給周遭帶來麻煩。   今天。   我發現自己的猜謎能力沒有自認的那麼高明,我發現自己果然習慣自己找自己麻煩,我發現自己嘴巴上說放棄實際上卻沒有想像中的容易善罷甘休,我發現快過一個學期還能跑錯教室之後,還假裝沒事晃出教室的自己很愚蠢。   真是沒用啊。除了繼續乖乖面對白紙,創造故事之外。什麼也沒辦法開始。         伊坂幸太郎的《魔王》上寫說。   人生,要是少了一股想要改變世界的衝勁,就沒有生存的意義了。 等我。好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